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> 耽美肉文 > 总裁的新婚罪妻 > 正文 第41章 只能我来罚她
    第41章 只能我来罚她

    宴会顺利地结束,陆晋渊将客人一一送走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温宁正盯着电脑,皱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竟然连陆晋渊回来了也没发现,似乎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。

    陆晋渊走过去,看了一眼她的电脑屏幕,上面一些关于法院翻案的相关资料,还未看清,温宁却感觉到有人来了,赶紧把网页关掉。

    回头,看到是陆晋渊,她站了起来,“我有些资料想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晋渊淡淡地应下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温宁看他似乎心情还不错,于是试探地开口,“那个,今天那件事不是我说的,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得到消息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,陆晋渊二叔二婶的话并未引发什么严重后果,但温宁也不想白白背上一口黑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陆晋渊见她急着解释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陆明翰夫妻近一段时间都在国外,而温宁作为外人不可能知道陆家的那些事,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怀疑过她。

    只是,这女人一副生怕被他冤枉的模样,让他很不快,在她眼里,他就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人?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温宁欣慰地点点头,正要走,陆晋渊叫住她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情,你应对的不错,没我想象中那么蠢。”

    温宁听到这话,唇角抽了抽,这男人说话可真是够欠揍的,明明可以好好夸她聪明机智,却非要反着来。

    听了让人完全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我向来反应快脑子好使。”温宁有些自夸地仰起头,难得敛去了平时面对陆晋渊的拘谨。

    陆晋渊看着她亮晶晶的眸子,这好像还是第一次温宁在他眼前出这样的一面,没有平时那种生硬呆板,多了几分属于她这个年纪小女生的活泼灵动。

    看着女孩儿的脸出神片刻,陆晋渊察觉到,脸色又忽然冷了下来,“自卖自夸,也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转身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温宁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无奈又无语,陆晋渊这人变脸还真是够快的,莫非是因为刚刚她说话时有点开玩笑的意思,他感觉被冒犯了?

    思及此,温宁又无聊地敛去了脸上的表情,在内心警告着自己,千万不要再得意忘形,免得又惹陆晋渊不高兴。

    浴室,滴滴哒哒的水珠顺着陆晋渊结实的身体缓缓滑下,看着面前洁白的瓷砖,男人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他竟然会因为温宁一个笑容而感觉到几分久违的心动,这并不是什么好现象。

    水汽缭绕中,陆晋渊漆黑的眸子依旧闪烁着复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温宁早早地起了床。

    一下楼,却看到了昨天来捣乱的陆明翰和周白月都在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们竟然还真的死皮赖脸地留下来了?

    见到温宁,周白月心里憋着一股火气,昨天如果不是她死活不按常理出牌,陆晋渊肯定早就颜面大失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陆晋渊相安无事,倒是他们被扣上了一顶居心不良的帽子,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是家里的下人吗?怎么跑到主人的二楼去了?”

    因为其他人都不在,所以这两夫妻也没有装好人的必要,尖酸刻薄的嘴脸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温宁装作没听见,这人看来是与陆晋渊不对付的,对她也没抱什么好意,所以,她不想招惹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话,你是听不见吗?”周白月被无视,心底的怒气更盛了几分,冲了过来,“陆家的规矩,看来是没人教过你了,那今天我就让你明白下人跟主人应该怎么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挥舞着手臂就要一巴掌打过来,温宁连忙向后退了一步,避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周白月却不依不饶,见没有打到温宁,又要过来打她第二下。

    温宁已经退到了墙壁周围,再躲,也无处可去,眼看着就要生生挨下这一巴掌,她的手却突然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被固定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陆晋渊漠然地看着周白月,手上的力道毫不客气,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!疼!”周白月看了一眼陆晋渊,被男人那冰冷带着杀气的眸子吓住了,“晋渊?你怎么起来了?快把手放开,很疼的!”

    “不起来,可能还看不到这样一出好戏。”陆晋渊没有放手的意思,看了一眼温宁,她这才赶紧从周白月身边离开。

    周白月被陆晋渊身上的冰冷气息喝住,明明,面前的男人是她的晚辈,却好像一个睥睨众生的帝王,藐视着她,宛如她只是一只蝼蚁般……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陆明翰才反应过来,恼羞成怒地想要拉开周白月,“晋渊,你这是什么意思,为了那么个女人,难道要对你的婶婶动手?”

    温宁在不远处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的,倍觉尴尬,听到他说这话,忍不住撇嘴。

    什么叫“那么个女人”,她难道就比谁低贱上许多,活该一大早什么也没做被打一巴掌?

    陆晋渊闻言,淡淡一笑,眸中却没有丝毫暖意,“不管怎么样,在陆家,轮不到叔叔和婶婶动手教育人,就算她有错,也只能我来罚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这是翅膀硬了就不把我们这些长辈看在眼里了是吧?”

    陆明翰失了颜面,指着陆晋渊你了半天,就在一片混乱时,楼上传来了老爷子拐杖敲地板的声音,“一大早的,你们在闹什么?”

    最近天气忽冷忽热,老爷子身体不太舒服,所以一直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陆晋渊看到他,松开了手,随即,还从怀里拿出一张手帕,在刚刚接触过的地方仔仔细细地擦了擦。

    不经意的动作,却将周白月气得呼吸一滞,“叔叔,你看看晋渊,我不过是想要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,他就把我的手腕捏的红了,现在还疼,好歹他也要叫我一声婶婶,难道就这样不尊重长辈吗?”

    温宁莫名地被牵扯进去,对周白月的反感更深了几分,老爷子神情有几分严肃,看她一眼,这才威严地开口,“我看你们是当我老糊涂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