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> 耽美肉文 > 掌家小农女 > 正文卷 第六五九章 建隆帝出巡
    看着娘亲惊喜无措,小暖决定师祖曾帮出生没多久的小暖算命,向娘亲讨了三十文钱并想办法塞给娘亲一幅天师像的事儿,一定不能让娘亲知道。

    都说人老成精,顶着天师名头的师祖,就是个老妖精!小暖今早曾问过师傅,问他师祖可靠不可靠。师祖毫不犹豫地点头,说他毫无条件地相信师祖。所以有这么一个值得让她相信的老妖精在暗中活动,小暖忽然觉得心里又踏实了些。

    等娘亲缓过来,小暖叫了第二庄的管事李春山和第三庄的管事贾民田过来,跟他们讲了要进京的事儿,“你们各自从自己的田庄挑两个能手出来,跟着咱们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能见大世面还能在东家面前刷脸的大好事儿,李春山毫不犹豫地推荐庄子里最出色可靠的两个,“姑娘您觉得华池和郑二牛咋样?”

    小暖……

    这是开玩笑的吧,华池已经在自己的庄子里混成二把手了?他真是个人才!不过华池可不能带着,留着他还有用,“华池不成,他跟大黄不合,跟着去怕是大黄会不安生。”

    李春山这才想起还有这一茬,遗憾地摇头换人。华池样样好,就是不知道为啥不受猫狗待见,偏生大黄又是东家的心头宝,真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这夜,小暖一家说说笑笑地准备行装。

    南山小屋内,高仓颉听完李千耳的消息,道没有李千耳想想中的激动,只摸着桌上的白兔琢磨着,“莫非那王八真能转运?”

    “王八?”华池追问,他们没说王八啊。

    李千耳也听得晕乎,“大人?”

    高仓颉回神,立刻吩咐道,“这是大消息,你们干得好!华强加派人手日夜盯紧师无咎师徒,不能让他们在上边的消息回来之前入山;华池千耳,你们继续盯紧陈小暖,她没什么戒心,最易打听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华池喜滋滋的,“大人,陈小暖明日要启程去京南第四庄,因为那边的花匠琢磨出了解决棉花落桃的法子,她们一家对这件事非常重视,第二庄的管事也跟着去,接下来属下要管着三个小队干活。”

    李千耳从旁补充道,“也就是说,现在第二庄三分之一的人手都归华池管。”

    华池一脸谦虚,“那庄子才两百亩,连捡柴喂猪的都算上,也没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这有什么好谦虚,又有什么好高兴的?他们可是大内侍卫!高仓颉的脑仁又开始疼了。

    长春观,静室内灯火一夜未熄,师无咎画符到天明。

    第二日巳时,小暖一家才浩浩荡荡地从第一庄出发,赶往京南第四庄。

    师无咎和张玄清在路边相送,小暖还不放心地问了一句,“师傅,那山……”

    师无咎递上一个包裹,含笑叮嘱道,“这里的事儿你不必担心,为师自有主意。九清帮着你娘种好棉花,莫让圣上和登州父老失望。为师在此,候九清早日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小暖接过沉甸甸的包裹,万斤重担压在肩头她却不觉得重,反而很是轻松和欢喜。张玄清照例送上一个重重的钱袋,“银钱不必省着花,也不要还没过门就用晟王的钱,不够了就跟师兄讲。虚空他们几个若是不听话,师妹尽管教训,实在不行师兄再派几个人过去帮你打理天师庙,师妹莫为这些小事烦心。”

    钱师兄给,道观师兄的弟子帮着打理,小暖真是没什么可操心的了,小暖笑得极为开心。

    师无咎又郑重地递过一个罐子,“此龟你带上,按照图上的位置在第四庄内挖个池塘,将此龟养在其中,可保第四庄聚气聚财,若是风露几个不会布聚财阵,让你师姑帮你弄。”

    师无咎身后的一众小道士,羡慕无比地看着师姑接过乌龟。

    亲自出山监视师无咎的高仓颉,目光盯住装乌龟的小罐子,又看着站在小暖身边的秦日爰,随口吩咐道,“去查查秦日爰这乌龟是在哪里、跟什么人买的,尽快弄两只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暖上了马车,又把脑袋钻出来跟秦三道,“小暖走得匆忙,劳烦东家今日派人去趟怡翠楼,把珠绿姑娘接出来,送到山长茶宿交给云清先生。”

    姑娘还没能忘了这事儿……秦三脸色不变地应了是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爹的书,劳烦东家跟紧些,莫让我爹失望着急。”小暖笑道。

    小草的脑袋也钻出来,“这事儿东家多费些心,等回来时小草给东家带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秦三乐意做,他立刻喜笑颜开,“两位姑娘放心,秦某一定跟紧!”

    小草满意地笑了,与姐姐钻入马车中。

    她们这一对人刚出济县没多久,高仓颉的消息就送到了宫中,接管了封江兆的差事的德喜立刻将这大消息报给建隆帝。

    近日哈欠连天的建隆帝一听有了张昭成的消息,立刻精神抖擞,“快拿来!”

    “高仓颉已经确定张昭成纸卷上所画的就是济县西南群山,特别是上边这株老树,尤为显眼。”德喜喜笑颜开地递上密信。若是此番能找到张昭成,圣上多年夙愿就能得偿,他们的日子就好过了。

    建隆帝来回在身边殿内踱步,“后日朕要去济县,宣左相、晟王!”

    建隆帝现在谁都信不过,他必须亲自去看看。冥冥中建隆帝相信这将是关乎他一生的大事,云深不知之处,定藏有长生之法。

    很快,今日在天章阁当值的右相李奚然和三爷到了宜寿宫中。

    听闻圣上昨夜突发奇梦,就要扔下朝政去济县拜山神,李奚然径直问道,“如今袁天成卧病在床,不知圣上的梦,是司天监哪位大人帮您解的?”

    您把他叫过来,臣保证不打死他!

    右相是皇后的亲弟弟,也是辅佐建隆帝登基的股肱之臣。文武百官中,除了御史台那些老不朽,也就他敢这么直接地质问圣上了。

    建隆帝也没生气,一脸平静地道,“无须寻人解梦,朕梦得天帝诏,自当尊天帝之意行事。”

    右相挑挑眉,建隆帝耍无赖谁也拦不住。天帝老子托梦,身为天子的建隆帝前去祭祀,也确实没法指摘,着实荒唐!

    建隆帝看了一眼旁边的三儿子,“晟儿,你有何话讲?”

    三爷面色如常地拱手,“儿臣听父皇的。”

    这儿子真是太贴心了!建隆帝和颜悦色地道,“右相、左相、建王留在京中,晟儿随朕出行。吩咐下去,此番出宫不宜大肆宣扬,一切从简,济县的行宫不必再建,朕住到晟儿的府中既可。”

    皇帝出巡,所经之处要净水泼街黄土垫道,所宿之所必须是符合皇帝身份的行宫。

    没有?现建!

    三爷的严府虽然不错,但让建隆帝住,就必须捯饬一番。用谁的钱?当然是建隆帝的!再者,能去济县跟小暖团聚,三爷当然是开心的,“父皇,母后是否随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