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> 耽美肉文 > 掌家小农女 > 正文 第一一五章 啸月
    按说在场的将士都非等闲之辈,躲过暗箭应非难事。但一来箭速太快,二来众人已被绝世兵法吸了心魂,回神应变便慢了半息。

    便是这半息,已有三人中箭。

    其一是金不换,他的肩胛骨被箭射中;其二是老将军,他抬手握住射向严晟后心的夺命箭,却无法握住第二支影子箭,被射中小臂;第三便是陈祖谟,这厮从地上爬起来想蹭到老将军身后一窥兵书究竟,却被箭射中肩膀。

    金不换闷哼一声,俯身躲避。

    乌铁崖中箭,却先将严晟压在身下,大喝道,“金吾卫众将听令,留两人保护三爷,其余人等去追,提敌首来见!!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“众将立刻移位,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陈祖谟中箭,惨叫声震天,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已藏身角落的青柳,也被吓得同时发出尖叫。

    玄其命人掌灯,一掌将烦人的陈祖谟砍晕,“老将军,三爷?”

    严晟依旧平静,出声便安了众人心,“我无事,快传人给老将军和金将军治伤。”

    虽说无事,但玄其扶严晟起身时,众人见他的胸口已被血色染红,这是未愈的旧伤复发了。

    听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声,乌铁崖意识到事态的严重,仰天大吼,“乌卫都给老子出来,保护三爷回府!”

    四层高的楼阁,忽然蹿上十几个黑影。

    严晟微微点头,玄其也喝道,“暗卫听令,保护三爷和将军。”

    八名贴身暗卫现身,加上原本保护严晟的四人,在十二名宫中高手的保护下,居然让严晟受伤了!

    乌铁崖心火大起,此乃金吾卫驻地,他的地盘!皇子重伤金吾卫必难辞其咎,接下来便是龙颜大怒,金吾卫必将面临一波血难,极其不妙!

    “老将军随我回府吧?”严晟气息微浮,但丝毫不乱,“您放心,严某早有防备,必将贼人拿下!”

    乌铁崖铁骨铮铮,怎容有人在他眼皮底下生事!他一把拽下胳膊上的铁箭,重重扔在地上,“三爷自去,不擒此贼,老夫无颜见济县父老!”

    待送走严晟,乌铁崖才回头吩咐一句,“将那状元郎送回去,好生照料。”

    留下的乌卫才发现新科状元陈祖谟,还中箭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待老将军立在楼边,楼下的百姓便振臂高呼,“老将军,老将军,老将军!”

    有乌铁崖在,他们就有主心骨。

    乌铁崖中气十足地高声道,“大伙继续赏灯吃酒,擒贼之事自有我金吾卫、守城兵将和衙差来干!”

    “将军,将军,将军!”楼下群情高涨,更有人眼含热泪,痛哭失声,十几年不见,老将军风采依旧,乌家军魂依旧!

    这就是民意。

    严晟躺在车内,一脸肃然,乌家几代人用热血铸出的声望,无人可撼。乌家三子惨死让乌家对朝廷失望,是朝廷的损失,大周的憾事。

    此行,必解乌铁崖心结,重振金吾卫!

    此时,夜已渐深。

    小暖家的小院内,摆着丰盛的祭桌,灯笼高挑。

    桌前,小暖、小草、绿蝶皆穿上了大人的衣裳,烧香拜月。

    大周中秋祭祀的主神,是与太阳相对的太阴——月神。这一日,各家孩童,凡能走路的到十二三岁的,皆穿大人衣裳拜月亮。男娃祈愿飞黄腾达,女娃祈愿貌美如嫦娥,丰满如洁白之月。(取自《新编醉翁谈录》)

    绿蝶虽已满十四,但还不到及笄的日子,也被秦氏押着换了衣裳跪在地上拜着。

    别人家娃穿的是父母的旧衣裳,但秦家这仨穿着一水的新衣裳,因秦氏觉得她命不好,怕三个孩子穿了她的衣裳不吉利。

    俩大的还好,三寸丁小草穿上大人衣裳实是搞笑,她自己却觉得十分有趣。跪在地上有模有样地拜着,反而是三个中最认真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月神,小草要快快长大,长得比三爷还要漂亮,比姐姐还要聪明。”

    小暖无言望月,小草这话不该是倒过来——祈祷比姐姐还漂亮,比三爷还聪明吗?

    不过平心而论,她还真没三爷漂亮,三爷应该也没有她聪明吧?这么一想,小暖便沾沾自喜了,有个聪明的脑瓜比好看的皮囊重要多了。

    “月神,小暖要日进斗金,生意遍大周。”小暖高声说出自己的愿望。

    绿蝶也来了豪情,“某要拳打师姐,脚踩师兄,做师门第一高手。”拿下三爷暗卫中的“一”字名号!

    秦氏......

    小暖问身边蹲着的带着黑帽子的大黄,“大黄要什么?”

    大黄严肃的仰头啸月,“汪,汪,呜——”

    小暖问道,“大黄说啥?”

    小草异常肯定地回答,“大黄想吃月亮!”

    黄狗食月?小暖......

    秦氏......

    不能这样下去,否则惹了月神发怒就麻烦了,秦氏赶忙道,“好了,都起来收拾桌子,咱吃月饼葡萄!”

    “好耶!”小草跳起来,却又被衣裳绊倒,趴在大黄身上。

    秦氏看了好笑,“快过来娘给你把衣裳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小草觉得这样好玩。”小草正新鲜着,如何肯换。

    小暖帮她挽起裤管和衣袖,“穿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也穿着。”小草笑得比中秋月还亮眼。

    “好,穿着。”小暖也挽起衣袖,她比小草高一头,穿大人衣裳倒也不算夸张。回头刚想拉上绿蝶,却见那家伙已脱下套上的大人衣裳。

    绿蝶的衣裳一向是紧身利落,她今晚偏穿了一身黑,站在院里总有种时刻要隐形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绿蝶跟平日一样端着一张无表情的小脸,小暖总觉得她今日有些紧张,有些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当当!”院门被叩响,院中的绿蝶转眼便蹿到门口,低喝,“何人?”

    “是老奴,来给夫人和姑娘送点心。”信叔在门外高声恭敬回话。他家少爷感念小暖帮他们度过难关,让他过来送些瓜果点心聊表寸心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小暖拦住娘亲,打开门接过信叔送过来的大篮子。信叔在门外说了许多过节的吉祥话,说得秦氏满脸带笑,也把同样吉祥话送给张三有和信叔,又送了月饼和她自己做的点心。

    两厢满意后,信叔拎着篮子告辞。

    小暖对娘亲道,“我在门口与信叔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她们一家都是女人,大晚上请信叔进来坐不方便。但闺女年纪还小信叔又老了,今日又是节日,门外行人不断,在门口说几句话还是使得的。秦氏便点头,“莫乱跑。”

    绿蝶想跟出去,小暖却道,“就几句话,你保护娘亲和小草。”

    绿蝶只好回去退步返回院中。

    小暖与信叔耳语几句,信叔连连点头,匆匆而去。小暖翘着嘴角望了眼街上来往的行人,忽然发现其中一人步履踉跄了一下,似是腿部受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