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> 都市辣文 > 好色婶子 > 正文 第171章 都是一家人
    在县城里取钱出了事,县里的银行没那么多钱,只好跑了整个县城一圈,才勉强将十五万凑齐,交给赵桥,顾鸿铭就看着陈春桃问:“真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151+看书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,你敢不信么?”

    留下个淡淡的身影,顾鸿铭看她走远,一拳打在车头上。

    瞎了狗眼了,找了这么个女人。

    也是这几年顾鸿铭被舒适的生活给消磨了意志,那个在江岸区一带嚣张跋扈的顾四,早就没不见了。取而代之的是成天躺在安乐窝中,连打架的事都交给小弟去办。

    这次又遇上陈来虎这种狠人,吃个大亏免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要光是钱的事就算了,顾鸿铭也是能屈能伸的,但连陈春桃都跑了,他这仇就结得深了,不能这样就算,他转身摸出手机:“酒鬼,带着人,连夜给我来东山。”

    陈来虎数着钱,看顾甜甜在那探头探脑的,看赵桥要看过来,她就缩回房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拿一万去买吃的,你安排些没事的小子,给我村头村尾都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虎哥,就那瘪三还敢再回来?”

    赵桥有些不以为然,他还以为那个顾鸿铭会动些手脚,谁知他老老实实的去取了钱,这让他可大跌眼镜了,看得出他也是个混混啊。

    “管他敢不敢的,这大过年的,别出事,让人都盯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赵桥领命去了,陈来虎转身回房,将门锁上,就扑向顾甜甜。

    娘批的,顾甜甜这软软的身体,那可比十几万的钱对他吸引力大多了,刚还没完事呢,这赵桥就来拍门,就这小事,还不能等等?

    顾甜甜尖叫一声,就举起枕头去砸他。

    光着身子,那洁白的肌肤,一点疙瘩都没有,摸上去,滑得像在摸一块滑石板。她那嘴角微翘的小傲娇,也是那样的诱人。

    难怪人说,家有一萝莉,如有一宝,萝莉最好是要推倒。

    抱住她的腰,手就往她下边去,顾甜甜拍他手背,还在那笑。

    她是挺开心的,这样打闹的玩着,陈来虎可不开心,他要办正事呢。

    顺着就将她的背按下去,让她把臀翘着,双手摁在她那两半屁股上,手指就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来虎哥,不要,你咋又要来,甜甜快吃不消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说得陈来虎劲头更大,为啥,顾甜甜这声音脆中带糯,让人有种不把她推倒,蹂躏她几下就对不住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来虎这摸得有些泛潮,便将早就硬成棍一般的东西掏出去,往前一顶。

    有些小阻滞,但绝不像第一回那样的难以成事,挤着就下去了。

    顾甜甜小脸紧绷,好半天,等陈来虎慢慢的动起来,她才露出笑脸,嘴上却还在说:“来虎哥,你坏死了,你是不是也这样欺负过我妈?”

    陈来虎被她说得打了个颤,还好心志坚强,嘴角一歪说:“你别顾叔说,这事是大人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,你比我大多少呢,我还……哎哟,你太大力了!”

    陈来虎心想让她多说话,就开足马力,像是一辆奔驰在旷野中的摩托车,要多奔放有多奔放,一甩头那滴落下来都是汗珠,湿得满床都是。

    顾甜甜还是身体单薄了些,撞得她都像整个人要往前飞了。

    就等快活了一阵,看她还在那苦着脸,就让她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主动那啥呢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是这样说,可腰却扭了起来,身体上下的摇动,已然有点熟练了。

    女人的学习能力特别强,何况是萝莉,那简直天生就是用来调教的。顾甜甜这样半大的,嫩得跟水葱一样的女孩更是谁都想抱在怀里疼惜,就在县中,追她的男生都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可她高傲着,但她的高傲在陈来虎这里就不值一提了。

    她可是从小就跟在陈来虎的屁股后头长起来的,虽说以前老叫他傻子,可现在呢,来虎哥哥,来虎哥哥的叫着亲热着呢。

    手掌在她光滑的身子上抚摸,每滑过一寸肌肤,就让顾甜甜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。

    陈来虎也觉得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,那份水嫩,就像是婴儿般。

    小腿连站都站不起来了,在上面摇了一阵,就败下阵来,娇嗔的瞪着陈来虎,要让他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年轻啊,这回复力就强,想是以前,胖婶花婶都不能像她一样,能支撑这样久。按理说,她那地方可窄得很,来来回回的,那应该吃不消啊。

    偏就能很快就坐起来,等陈来虎在上头终于完事了,顾甜甜扯着枕巾擦了把汗,又去抹干净了,才举起粉拳打他。

    “来虎哥哥,你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飞上天了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……”顾甜甜弱弱地问,“让我成为女人了吗?”

    陈来虎心头一震,便低头看她,躺在他怀中,静谥得像是一片空灵的森林,她就穿着一件白色的公主裙,站在森林中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要这样还不算,难道要你为我生个小孩才算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我才不帮你娃。”

    顾甜甜心中涌起一丝甜蜜,可嘴里却是不依不饶的在怪他刚才太大力了,她都快晕过去了,还有……你那东西能变小点吗?

    “要太小了,跟牙签一样,你还会喜欢吗?小不了呢。”

    顾甜甜哼了声,就爬下床去洗手间去了。

    陈来虎在床头上抽着烟,突然听到一阵奇怪地手机铃声,开始以为是顾甜甜的,后来听到是从床头柜里传来,就心念一动,打开抽屉,拿出陈春桃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在你那,你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奇怪,你那天做了什么事,给我下药了吗?”

    陈春桃在那边沉默了一阵,才说:“我和顾鸿铭闹翻了,我和你说什么也是亲堂姐弟,上一辈有什么争执,我爸对你做了什么错事,该还的都还了吧?你就不能高抬贵手,放我们一马?”

    陈来虎倒没想到她会低头,也很意外,她会和顾鸿铭闹翻,不还都说着要去做黄海人吗?人上人呢,威风得很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后,古井边等你。”

    陈来虎答应了,将手机收好,就看顾甜甜在那伸个头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啥?”

    “谁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春桃姐,约我谈事。”

    顾甜甜噢了声,要别人,她还会吃小醋,陈春桃,那有啥好吃的。刚要关上门,陈来虎就嬉皮笑脸的挤了进去,掐住她那水蜜桃,就揉起来。

    卫生间有浴缸,特大的,能四五个人挤在一起洗。

    抱着她到浴缸里,将温水打开,就掐住她的屁股蛋子,让她面朝面的躺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又要来,我这真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顾甜甜有再强的恢复力,也吃不消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啊。这眼神都有些惊惧了,像是被大灰狼吃定的小白兔,在那闪躲着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当啥了?没事就来,我那不成配种的公猪了?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顾甜甜仰起脖子跟他嘴在一起,小手也绕过去,抱住他,丁香小舌的活动由一无所知,到现在能够绕啊绕啊,每触碰一下,她的心肝就跳动一下。

    果真是长进很快嘛,陈来虎心想着就吻得更深沉了些。

    让顾甜甜这颗芳心都融化了,跟他十指交叉,想着那些电视里瞧的画面。这是跟定他了吗?哼,他还跟我妈……算了。

    顾甜甜抛开脑中的胡思乱想,跟陈来虎在浴缸里折腾了一阵,才洗好了,让他送回家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想了,还是各拿一半吧,”顾叔瞧着头发还没干完的顾甜甜,心中知道是咋回事,可他也不会说破,有点别扭,但更多的是高兴,“我拿十万也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啥的,是那顾鸿铭给甜甜的精神损失费,我拿五万就过意不去了,顾叔,咱也算是一家人,你这推来推去的,是不我面子了?”

    陈来虎这样说着,心中就想,老子把你老婆睡了,把你女儿睡了,那可不是一家人?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我再推也就跟个娘儿们一样了,这钱我拿了,”顾叔接过钱,就痛快地说,“你跟甜甜好好处。”

    顾甜甜小脸一红就揉着衣角进去了,等顾叔没注意,她就转过头来,手指拔着眼皮做了个鬼脸,弄得陈来虎嘴一歪就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小妮子,还真是有意思。

    瞧时间差不多,就往古井那边走。

    路上遇到王晓波,瞧见他就吓一跳似的,浑身一个哆嗦,低下头就当没看到,快步走过。

    顾鸿铭的事陈风烈和凌小芳还不知道,他伤好了些,都是些皮肉伤,咬牙还能挺得住,带着凌小芳又跑太叔祖那去了。

    还叮嘱凌小芳到时多下些本钱,太叔祖年轻的时候是个花货,解放前可没少玩女人,你让他占些小便宜,到时他一句话,那陈风波这支书还不得下来?

    他才做多久就能盖好几层的小洋楼,那咱要能夺过来,黄海也不着急去,先做两年,那到时在黄海买房不也能勉强够?

    这俩兴冲冲的过去,陈来虎就快走到古井边了。

    就瞧着修长的身影,被阳光一照,斜拉着影子在那站着,一张惊艳的脸孔,只掌可握的瘦腰,一双跟单顶鹤一样的长腿,还有胸前那美妙的弧线。

    不禁让陈来虎叹气,为啥是堂姐呢?